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文艺的职业,却正在消失……


65

他们一生行走在自然中间,

单纯地做好两件事:观察和绘画;

他们的经历不亚于一个成功的探险家,

那些你只能在各种资料上见过或听说的传奇事物,

他们却亲眼见过甚至亲手把玩;

他们每天和世界上最奇妙的事物“对话”,

却不需要任何一种语言就能打开对方的“内心”;

他们做着比画家、探险者更文艺的工作,

工作的结果却用于是最严谨的科学发现与研究;

他们从事的职业从大航海时代算起跨越近6百年,

到了今天却成了行当中的“稀有”物;

他们是科学绘画师。

66

说起科学绘画师,在照相机和摄影机还没有问世的年代,他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开眼看世界的第一扇窗户,也是科学探险和研究除了制作标本以外能够保存的最直观的资料。大航海时代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地球文明,世界开始从孤立的地区变成一个整体,而对于早期的冒险者来说,故土之外皆是异乡,口语和文字的记载完全满足不了记录和介绍探索成果的需要,科学绘画师就成了那个时代站在地球中心的“英雄”。

不吹不黑讲道理地说,如果今天摄影技术尚未发明,可以想象,画家手里的彩色插图会是多么吸引人的宝贵资料,而那些通过文字无法感知的世界就通过这一张张图片让人类开始认识故乡之外的奇妙世界。

650-

科学绘画师无疑是各种行业中的“特殊分子”,而今天要跟大家介绍的主人公又是科学绘画师中的“奇葩”——玛蒂尔达,不仅因为她是那个时代绝无仅有的女性科学绘画师,还因为她无意间入门却成为了这个行业的传奇。

玛蒂尔达是个纯正的博物家二代,她是当时赫赫有名的英国博物学家约瑟夫·胡克(J. D. Hooker, 1817—1911)的外甥女。胡克先生证明了进化论对植物学具有实用价值,当时他正在为邱园出版的《柯蒂斯植物杂志》寻觅一位靠谱的绘图师,想来想去,他决定启用自己在绘画上颇有天赋的外甥女玛蒂尔达。稍微对博物学有些兴趣的人应该都知道,《柯蒂斯植物杂志》是世界上历史最久的植物学杂志,许多天才的绘画师都曾为杂志做过画,它用精美的插画为无数人开启了植物世界的神奇大门。

48

《玛蒂尔达手绘木本植物》书影

不懂植物学的玛蒂尔达跟随胡克去户外观察探险,在邱园掌握了植物学的基本知识,还成为了当时从事植物图鉴工作的唯一的女性绘图师。后来,她又被英国的植物学家本瑟姆·乔治(Bentham George,1800—1884)先生重用,参加《植物学》杂志的绘图工作,根据标本先后绘制了大约2300幅植物插图。

她一边为新发现的开花植物绘制图谱,一边为给图书馆中破损著作中的缺失图做临摹和修复,她将自己的大半生时光都花在了邱园之中,据说,她一生绘制的植物彩图比任何当时的画师都要多。

绘画师的工作虽然文艺,但却没有一点小清新的悠闲,本身科学绘画力求严谨、重视细节的要求让绘画师需要投入比艺术创作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而玛蒂尔达所处的时代又给植物绘画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原本的艺术绘画的纪录已经不能够适应研究的需要,而要求绘画师严格按照植物的真实面貌和比例,在平面上呈现一定比例的实物形象,这无疑又给植物绘画提高了技术门槛。

480-

《玛蒂尔达手绘木本植物》书影

当年玛蒂尔达为了描摹巨花魔芋,硬是强忍恶臭数十小时进行创作,完成绘图后就病倒了。巨花魔芋在开花时会爆发出犹如腐烂尸体的恶臭,据说1889年,巨花魔芋在邱园第一次绽放时臭气熏天,轰动全国。

即便如此,在那个男性占据行业主导地位的时代,女性绘画师的工作成果往往得不到及时的认可,甚至有评论认为女性绘画师的加入将直接导致维多利亚时代植物绘画质量的下降,虽然早在1887年,玛蒂尔达已是杂志唯一的专职科学画师,几乎包办了所有插图。但直到1898年——为邱园和《柯蒂斯杂志》卖力20年后,玛蒂尔达才被邱园正式聘任,而无数在邱园勤奋工作的女性则消失在历史中不为人所知。

62

在马蒂尔达1921年退休的时候,林奈学会终于接受她成为会员,英国皇家园艺学会也对其颁发了维奇纪念银牌,历史上能获此殊荣的女性只有两位,而她就在其中之一。在植物绘画师渐渐淡出历史舞台的今天,我们再展开那些色彩斑斓的绘本,除了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还得感谢那些勤奋的绘画师们非凡的技艺和勤奋的劳作,毕竟曾有无数的人通过他们展开了自己对世界的第一次认知和探索。

44

- 版权信息 -

作者:守拙堂陈峤

编辑:守拙堂陈峤

资料来自:《玛蒂尔达手绘木本植物》

陈莹婷 《花名属义,莫失莫忘》

图片来自网络及北大出版社


每周一、三、五发一条短片,为您讲述正史中的故事